不吃药

总是发病。

missing you

新荒。

不是个好梗,纯粹写着过瘾。w


门响的时候,新开还没从床上爬起来,赖了会儿床,敲门的声响持续不断。

才到秋天,仍旧是热,新开穿着工字背心,一脚踩在地板的衬衫上,差点儿没有站稳。

他晃晃脑袋,眯着眼睛开门,门口西装笔挺的那位男士问他:

“是新开隼人先生吗?”

“是。”

男人给他看了工作证:

“我们是这个片区的警察,希望你能配合工作。请问你知道荒北靖友先生吗?”

“知道啊,”新开顿了顿,“我们是高中同学。”

“高中同学吗,”警官拿出小本子,画了几笔,“现在还有联系吗?”

“恩,时常会一起吃个饭、逛逛街。”

“时常是指——?”

“每周——”新开估算了会儿,迟疑道,...

love etc.

新荒。

不知是什么口调,就写写......

前段时间笔电意外送修,账号密码之类......诸多如此这般,真的抱歉!!


几天没能和新开说上话。他们近日春训,以舒展筋骨之名,行魔鬼集训之事,每日骑完车已经是夜深的时间。荒北半路出身,体力仍旧赶不上同年级的其他人,到了晚上便累得跟狗一样,躺在地上呼呼喘两口气,眨眼新开就不见了。

以往厌烦新开好像苍蝇,挥都挥不走,现在想要找他,却发现哪里都不是说话的时机。他要找新开好好说几句,屡屡被人打断。

荒北在地上躺了会儿,汗水滚到地上,把地面都浸湿了。福富叫他:

“荒北,起来。山里气温太低,不能躺。”

荒北应声,要福富先走。福富在原地叮嘱了其他...

占位用。

我竟研究不出怎么用手机端发布文章……

明天补上。


Hoppies

荒新,千字,短。

总之就是:

荒北深感自己责任重大。


蓝色的苍穹,米白的沙地。人群被晒跑了,小鸟飞在半空也要熟透了。这样的天,连海水都是温温吞吞的。荒北整个浸在里面,仅露出脑袋,装做自己是一块石头。

新开从后面攀附上来,朝荒北的耳边吹气:

“靖友,好热哦——”

荒北懒得理他,慢慢下沉,鼻尖“呼噜呼噜”地打着泡泡。新开贴到他的背上,双腿绕在他的腰间,手圈上来,小声说:

“靖友,我给你涂防晒油吧。”

荒北猛地呛到了水。

“咳、咳咳,新开——!”

荒北手忙脚乱地浮起来,顾不及冷淡的形象。新开在后面呼呼地笑,像是黏在了他的背上,甩都甩不开去。荒北抓住新开的手臂,用力拉扯,新...

For《Wish You a Happy Future》

这本我也是太喜欢了。

shire的石御从以前的看到现在的,真的越来越有个人风格。她的石御是在酒窖里深藏过的,每一笔都有历经陈年的香气,读一读就知晓,她是有多喜欢石御酱;

voice的石御酱,一如既往带着文学的气息。发现新品种的石御了!←读的时候会有这样的惊喜。教筋筋做人的石垣小老师我也好喜欢;

而盐零同学的石御则是另一种——御堂筋相对强势,石垣前辈变成了駄目男也依旧无敌可爱的石御酱......

更不论画者们,每一张图都美得不得了。

看见那么多同好笔下的石御,就好像打开罐装的什锦水果糖——我喜欢柠檬味的,吃到橘子口味的也会甜上好久好久;没想过有树莓口味,尝一尝,树莓口味也变得更喜欢了。...

新开君和靖友君

新荒。

※有原创女性角色。

※雷。


“新开君,你对推理小说不是很有研究嘛——”

“谈不上很有研究,只是看得比较多吧。”

“呐,新开君,可以拜托你放学的时候陪我去书店吗?最近迷上了推理小说,新开君的话,一定可以帮我推荐一些比较精彩的书……可以吗?”

“可以啊。”

我们班的新开,声名在外,是个既帅气又温柔的男孩子。和其他的男孩子都不一样——卷翘的发尾,干净的下颚,与人交谈时弯起的嘴角。他的声音好像海浪的细语,目光就似天边的云霞。你能抗拒盛夏里落日中,被风驱使着轻吻脚踝的海浪吗?打从看见新开的第一眼,我就预感,自己将跌进这片望不见底的深海里。


“新开君,最近也有在...

作诗

箱学三年级。

小学生拌嘴。


天特别热,没有一丝的风,猫趴在地板上,好像没在呼吸一样。

东堂不停抱怨:“谁提出来吃烤肉的啊!”

荒北撒个盐,用烤肉夹一把钳住东堂的筷子:

“那你不必吃了,东堂,对面便利店的素食色拉就很适合你。”

东堂用下巴俯视荒北:

“知道这盘猪颈肉是对谁的特别优待吗?我要是不来——”

“你来或者不来,猪颈肉就在那里,我们点一份也能吃到。”

荒北把东堂筷子上的猪颈肉放进福富的盘子,福富有些动容:

“谢谢你,荒北。你都会作诗了,荒北!”

“这能叫诗吗,阿福?”

“用猪颈肉作诗,实在太浪漫了。”

“我一点都不想懂你的浪漫,隼人!”


“隼...

The same thought as you.

新荒。

*一个很逊的小言梗。


“那个时候——”

“那个时候,我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骑车了。”

风不大,有一下没一下地吹起新开的发尾。新开留着比一般男孩子都要长一些的头发,带点天然的卷翘,零零落落地垂在他的侧脸。新开的脑袋看上去毛茸茸的,荒北简直想拉住问问,新开怎样不会觉得热呢。

留意到荒北似乎走神,新开看过来,眼神疑惑,朝荒北做着口型。

“靖友——?“

“你在胡说什么,”荒北狠抓脑袋,别开脸,“一个人——怎么能这么轻易就决定这辈子干什么,不干什么?你想想,某天在路上,看到一个很讨厌的人手上拿着你最喜欢的pepsi时,你难道会因此就决定这辈子再也不喝pepsi了吗?不可能的吧—...

shame

新荒。

春天到了,心痒痒的。


许是因为春天将近,荒北的鼻尖突然痒痒的,春日的湿气混着泥土味道,小钩子一般钻进他的鼻子里。荒北突然打了个喷嚏,猫咪被惊得跳起,尖叫着叼过他手上的午餐肉远远逃走。荒北咂着嘴小声咒骂,手上面包夹着蔬菜,让他看得兴味索然。

新开笑在心里,好像偷走粉色午餐肉的是他自己。猫咪替他做了想干却没敢的事情,他一面在心中向猫咪致意,一面明知故问:

“看起来——没有午餐肉的三明治,就只是蔬菜三明治了啊,靖友?”

用尽可能听上去并不在意的语气,荒北回他:

“吃进肚子里之后,不是都一样了嘛。”

“是这个道理吗?”新开拿筷子挑起一颗鸡肉丁放进嘴里,“靖友对猫咪太纵容了,你...

They are the Thieves.

有箱学,长时间没写练练手XD。

好像有点新荒又看不出来,因此打tag的时候好困扰。

想到什么就写下来了。AU,也不知道是什么的AU。

新年快乐。


踢开一只捏扁的啤酒罐,荒北拉开椅子,一边嚷嚷:

“谁他妈昨晚打我的头了?!”

“不是我,荒北前辈。”泉田穿着灰色小背心,举了一桶4升装饮用水做个托举,补充一句,“一定也不是新开前辈。”

“我看就是新开那家伙,”荒北感觉自己的后脑肿了一大块,他倒抽口气,眯起眼睛,“我昨天从冰箱里拿了个甜甜圈,又不好吃,甜得要死,上面的巧克力涂层软塌塌的,要不是没别的东西我怎么可能碰那个?谁知道那是新开的东西,上面又没写新开的名字——被他发现后,那家伙...

上一页 1/9